笔下文学 > 医婿叶凡唐若雪 >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谁堵的?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 谁堵的?

  <img>

  第两千八百零九章谁堵的?

  袭杀铁木金失手,还被黑衣老者重创,叶凡带着铁木无月最快速度窜出沈家堡。

  只是两人虽然夺路狂跳,但铁木高手也发疯一样咬着他们。

  叶凡和铁木无月潜入沈家堡已是他们失职,还让铁木金被叶凡打成生死一线,更是天大的耻辱。

  今天如不把叶凡和铁木无月留下来,只怕拱守中宫的八千人全都要死。

  敌人疯狂,叶凡和铁木无月也都疯狂。

  两人夺过一把砍刀就往前方拼杀。

  他们速度极快,出手狠辣,很快打穿一层一层的拦截者。

  几十米的路程,瞬间倒下一百多名铁木精锐。

  不过随着几记刺耳哨子声响起,拦截敌人迅速调整了策略。

  他们从正面厮杀变成了冷枪冷箭拖延叶凡和铁木无月前行的脚步。

  而且每一条防线被叶凡两人打穿,其余敌人马上放弃纠缠,迅速撤到第二条防线。

  一层一层下去,随着叶凡和铁木无月打穿的防线越来越多,后面积攒的敌人也越来越密集。

  叶凡和铁木无月开始变得吃力。

  而且两人都被黑衣老者打出了内伤,一路拼杀让伤势恶化,脸颊都微微苍白起来。

  “刀在手,跟我走!”

  叶凡看着前方十几道防线积攒的敌人,一把拉住铁木无月掉头往沈家堡后面窜去。

  他这一个反其道而行,不仅让铁木无月一怔,也让前方几千名敌人一愣。

  谁都没有想到叶凡来这样一出。

  这硬生生破坏了他们准备好的各种围堵手段。

  刀枪、铁网、毒烟、麻醉针、电击枪全都失去作用。

  一切准备就绪,要跟叶凡两人当头一棒,结果却转身跑了。

  这太难受了。

  片刻之后,一个泥鳅一样中年胖子怒吼一声:“追!”

  无数铁木精锐只能郁闷地追击上去。

  铁木无月不知道叶凡掉头的原因,但相信叶凡的她毫不犹豫跟随。

  她还一边跟着叶凡拼杀,一边咳嗽着问出一句:

  “王八蛋,刚才那老家伙是谁啊?”

  “怎么那么厉害?”

  如不是被黑衣老者一脚踹伤五脏六腑,她现在根本就不需要这么狼狈。

  而且想到对方一手吸住自己的窒息感,她内心生出了一股子忌惮。

  叶凡反手射出几刀,把前方寥寥无几的枪手击杀,同时反问了铁木无月一声:

  “他出现在铁木金身边,还出手救了铁木金,俨然就是铁木家族的人了。”

  “你身为铁木家族的核心,你不知道他的存在?”

  “你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说话之间,他又一抱铁木无月的小蛮腰弹起,避开了三颗狙击弹头。

  叶凡寻思从铁木无月嘴里能不能挖出一点对方底细。

  这个黑衣老者出现两次,不仅每一次都坏了他的好事,还给他造成巨大威胁。

  如不是自己有屠龙术这杀手锏,估计现在都被黑衣老者捶死了。

  铁木无月随着叶凡动作也闪出一枪,对着后面追兵砰砰砰点射一番。

  后面三人脑袋开花倒地。

  这也让大批追兵速度微微一缓。

  随后,她对叶凡娇笑一声:

  “我确实是铁木家族的核心人员,但你要知道核心之中也有核心!”

  “我知道铁木家族的不少机密,但能影响铁木根基的机密,你觉得铁木父子会让我知道?”

  “我怎么说也是被他们灭掉全族的余孽,他们是不可能对我毫无保留的。”

  “虽然铁木刺华跟我说,我的权限是跟铁木金一样的特级权限。”

  “但我清楚,我这个所谓的特级权限,其实就是一级权限。”

  “复仇者联盟、基因药水和秃鹰战弹机密等等,我可以掌控到九成。”

  “但最关键的一成,却只有铁木金知道。”

  “他永远是压我一截的特特级权限。”

  “只是我怎么没有想到,铁木金身边的护卫也对我有所隐瞒。”

  “我一直以为,麻衣老者他们就是铁木金的最强护卫。”

  “毕竟铁木金的身手已经快打遍夏国无敌手了。”

  “再加上十六名麻衣老者,以及大批护卫,足够保障他安全了。”

  “可没想到,他还藏着黑衣老者这样的暗卫。”

  铁木无月作出一个推断:“黑衣老者可能就是铁木刺华安排给他的终极高手。”

  叶凡微微皱眉:“你真的不认识那个黑衣老者?”

  得到铁木无月的肯定后,叶凡话锋一转:

  ”他不可能是铁木金的终极护卫。

  “

  “因为他当初还跑去神州救过叶天日呢。”

  他补充一句:”一个终极护卫是不可能离开主子外出执行任务的。

  “

  “救过叶天日?”

  铁木无月身躯微微一震:“那他应该也是复仇者一员。”

  “可是我的复仇者资料中,从来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而且随着熊天俊死去,叶天日被抓、小七背叛,复仇者联盟已经名存实亡。”

  “三防地堡下面的人虽然也是复仇者,但基本只是一群被仇恨蒙蔽的炮灰。”

  她呼出一口长气:“看来我这义父义兄始终提防着我啊。”

  “看来要知道黑衣老者的身份,只能从铁木金或者铁木刺华嘴里挖出来了。”

  “改天有机会把铁木金拿下问问。”

  “对了,黑衣老头那么厉害,他收拾我们也绰绰有余。”

  铁木无月突然问道:“他刚才为什么不继续出手留下我们或者追击呢?”

  叶凡昂起头:“他在忌惮我!”

  铁木无月很是无情:“忌惮你这个被他一拳打飞的人?”

  “啧,怎么说话的,我也伤了他好不好?”

  叶凡想起一事,一摸怀中的金色针筒喊道:

  “你刚才喊叫,让我不要给铁木金打针水。”

  “这金色针筒里面的东西很厉害吗?”

  他好奇一问。

  铁木无月头也不抬回道:

  “铁木金手里的这筒针水,传闻是结合了瑞国西医和神州中医配制形成的。”

  “威力非常强大。”

  “我曾经见过……”

  铁木无月射杀两名敌人,话锋一转:“咱们先不要唠嗑了,赶紧杀出去吧。”

  叶凡无奈:“行,杀出去再说。”

  铁木无月看了一眼后院,止不住问出一句:

  “叶阿牛,你放弃我们提前备好的逃离通道,拉着我掉头往后园跑,是不是有脱身方案?”

  这样掉头就跑,虽然给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暂时少了拼杀压力,但也容易被瓮中捉鳖。

  一旦瓮中捉鳖,加上黑衣老者出手,两人估计要一命呜呼。

  “跟我杀到后院去!”

  叶凡拉着铁木无月继续往后院跑:“后院有生路!”

  铁木无月也没有再多问,挥舞刀枪前冲……

  这时敌人看到叶凡和铁木无月跑回沈家堡,第一时间紧闭门窗封闭了各个出入口。

  他们已经见识过叶凡的厉害,担心他们冲入进来劫持铁木金。

  接着他们还居高临下倾泻弹头,把叶凡和铁木无月从主建筑逼走。

  同时,两侧也压过来密密麻麻的敌人,准备把叶凡和铁木无月包饺子。

  “冲!不要给他们合围!”

  叶凡拉着铁木无月向后院缺口冲过去。

  只是冲出十几米,叶凡身躯微微一晃,他感觉脑袋晕眩,眼睛还出现一片血红。

  动作意识也微微一滞。

  好像脑溢血一样。

  这种感觉让他极其不舒服。

  叶凡以为自己中毒,但自我一查,却没有似乎中毒迹象。

  他以为是内伤导致,但五脏六腑的伤势也在掌控中。

  而且这种晕眩感觉很快消失。

  铁木无月看到不对劲,忙伸手扶住叶凡,出声问道:“叶阿牛,你怎么了?”

  叶凡抹去嘴角的血迹,挤出笑容回应:“我没事!走!”

  说完之后,叶凡一马当先冲向缺口。

  他一口气劈开了十几个敌人。

  接着反手一刀,把一名铁木枪手钉死在一棵树上。

  铁木无月也枪口一移,速度极快点射了好几个人。

  手腕还在微微颤,铁木无月拉着叶凡杀气腾腾地又冲出十几米。

  他们两人迅速冲出了合围圈子,向沈家堡的后院窜去。

  路上遇见几十名抵挡的敌人,铁木无月和叶凡都迅速击杀,不给敌人死缠烂打的机会。

  不过敌人也没有畏惧,全力阻挡之余,也杀气腾腾追杀。

  “砰!”

  很快,叶凡拉着铁木无月来到了厨房,掀起一个雨水井盖喊道:

  “跳下去,走!”

  上一次他给铁木兵团下毒就是从厨房的雨水井盖上来的。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叶凡就嘴巴张大,难于置信看着下水道。

  盖子打开,没有入口,只有一堆石头和混凝土。

  堵得严严实实。

  叶凡止不住喊道:“靠,这下水道怎么被堵了?”

  “这个……”

  铁木无月弱弱出声:“我堵的……”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http://www.bxwx999.com/novel/0z6J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