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双城开始的幕后法师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为灵魂而歌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为灵魂而歌

格瑞德扫了眼自家学徒,随口答道:

“以你现在的情况,想要杀死半神的方法并不少。”

“并不少?”

萨勒芬妮微微一愣,怎么感觉在自己老师眼中,杀死一个半神跟杀鸡一样简单。

她也就试探性的问问,想着能不能在捞一个杀死半神的功绩。

格瑞德嘴角带笑,微微点头:

“最简单的方法, 找一个比那位半神强的人,然后把他杀死。”

“咳咳...”

萨勒芬妮眼角抽了一下,这种方法,怎么听着就很不靠谱呢。

虽然崔法利议会的半神不少,但除非是接到了议会的命令,不然可没有人会来帮她。

“你觉得很难吗?”格瑞德饶有兴趣问道。

“很难!”萨勒芬妮如实答道。

“想想你这次的谋划, 如果娜加卡波洛丝强一点, 是不是佛耶戈就会死在那座岛呢?”格瑞德笑着道。

“确实是这样。”

萨勒芬妮陷入了思索, 虽然让娜加卡波洛丝和佛耶戈碰撞这种事不常有,但也确实可以作为谋划的一部分。

帝国在崔法利议会上台后,出手的时候反倒是少了不少,更多的反而是作为执棋人。

而在自己老师眼中,或许整个符文之地都像是一张棋盘,上面摆着所有的势力和半神,甚至是一些真神。

虽然自己的各方面都不如老师那么强,但在帝国的棋局中,想要撬动一小部分棋盘,也并非是一件做不到的事情。

萨勒芬妮认可的点了点头,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老师,等待着他继续述说其他方法。

格瑞德顿了顿, 这才继续道:“还一种更简单的方法,毒杀。”

“毒?”

萨勒芬妮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老师, 还有毒能对半神有效吗?”

格瑞德瞥了她一眼:“半神并不是无敌, 如果毒的根源来自于另一只强大半神,想要毒杀半神并不是难事,至少能大幅度削弱他。”

“额...”

萨勒芬妮觉得,这个方桉就是个理想方桉。

要毒死半神,首先要获取另一种半神的毒。

如果她能获得毒死半神的毒,那起码得有半神的实力,这本来就是一种悖论...

“觉得很难?”

听到自家老师同样略带调侃的话语,萨勒芬妮小脸近乎皱在了一起。

这不算难吗?

面对学生怀疑的目光,格瑞德笑着道:

“帝国里这种毒药可不少,如果你亲自找上乐芙兰,可能只需要一点小小的代价,就能换到这种毒药。至于如何让半神心甘情愿服毒,这是一个更简单的问题...”

“半神也是生物,是生物就有弱点。”

“这样吗...”

萨勒芬妮面露恍然,她现在才恍然间觉得,那些高不可攀实力冠绝的半神,也不是那么难杀。

当然,她很清楚...因为自己老师本就是半神中很强的存在,所以老师才会说的如此轻描澹写。

但真要让她操作,无疑是难中之难。

稍有不慎,就可能达不到可能的效果。

“为什么, 你想要去杀死半神呢?”

忽的, 萨勒芬妮听到了自己老师平静的询问。

看着格瑞德那种引导式的眼神, 萨勒芬妮眉头微微皱起。

既然已经敌对, 为什么不想着将其杀死呢?

半神级的存在,最弱的也能轻松毁掉一座城池。

但好像从她来帝国以后,还真没见帝国杀死一位半神。

之前她只是觉得半神很难杀死,但现在听到自己老师的问题,却发现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他们有更大的作用?”

这是萨勒芬妮唯一想到的答桉。

她还记得斯维因大统领一直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战争不是为了侵略,而是为了活着。

对于帝国来说,杀戮永远不是目的。

她从书中和听闻中了解到了很多帝国的信息,早在达克威尔时期,攻打艾欧尼亚就不是为了单纯的侵略。

达克威尔想要长生不老的秘密,乐芙兰想要借机除掉老师和大统领,而大统领和老师则是想要更高的威望去干涉帝国政局...

所以...杀死半神的前提,是其已经失去了价值吗...

见到萨勒芬妮的表情,明白她已经理解了其中含义,格瑞德微笑着点头道:

“天地为棋,半神也只不过是期盘上的棋子,学会去利用,而不是无辜的损耗。每一位半神,都有着其独有的价值。”

“价值吗...我明白了。”

萨勒芬妮微笑着点了点头,视线抬头上望。

在此刻空天战舰的正前方,赫然正是一处满是废墟的岛屿。

让波比们留在船上,萨勒芬妮和格瑞德二人下了船。

这是一处巨型岛屿,面积大过比尔吉沃特湾加上蓝焰群岛之和。

其上遍布着大小村庄,以及中央处的巨大城堡。

但现在这些建筑,全部都布满了破败和时间留下的痕迹,放下望去,举目破败。

走在这片土地龟裂、房屋倒塌的景象之中,萨勒芬妮微微有些叹然:

“上次见到这幅景象,还是在瓦祖安的那一次。”

这片岛屿因为暴露在外,破败的痕迹甚至要比瓦祖安还要严重。

“哪怕在久远的事物,在时间面前也显得格外脆弱。”

格瑞德欣赏着岛屿的破败景象,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老师,帝国有您在,哪怕再过万年也会延祚下去。而不是像这处小国,被其统治者带入了无尽的深渊。”萨勒芬妮轻声道。

哔嘀阁

经历的越多,她心里就越明白。

自己老师是曾经从未有过,往后也不一定会出现的存在。

一位人类靠着自己媲美神灵,这是曾经无人能达到的壮举。

“或许吧,总归我们希望为自己的生命赋予一些价值。”格瑞德含笑道。

帝国与魔法...

萨勒芬妮心里清楚,这两者就是老师为自己生命附加的价值。

就现在来看,只要人类文明还未断绝,自己老师的名字就不会被遗忘。

“我倒是很意外,你会想要来这座岛国。”格瑞德平静道。

萨勒芬妮沉默了一会,望着中央的那座城堡道:“老师,可能还是那天尹苏尔德和佛耶戈的表现触动到我了吧。就像是老师曾经说过的,有些历史和事实,不该被时间所掩埋。”

是的,这正是她来这里的目的。

来这座曾经由佛耶戈统治过的岛屿,正是为了找寻曾经他留下的痕迹。

千年之前,当佛耶戈念响破败之咒后,这座距离福光岛并不远的岛屿遭受波及,瞬间被黑雾包裹在内。

时至千年之后,这座岛屿仍旧被包裹在浓郁的黑雾之中。

除了少数一些来过这里遗憾离开的探险者,也只有他们作为访客来到了这里。

按理来说,过了千年,这里应当没有任何当年的痕迹。

但因为破败之咒,岛上的生灵在那一刻全部变成了一种半死半生的灵魂状态,哪怕是过了千年,那些幽魂依旧在岛上游荡。

“就是这里了吗...”

萨勒芬妮二人穿过一片旷野,到达了一处普普通通的村落中。

幽绿色的灵魂遍布村落,他们机械式的做着生前做过的事情,彷佛永远没有结束的那一天。

而原本满是生机的村子,今时也是一片寂寥,木屋垮塌,篱笆倒下,均是荒废已久的景观。

萨勒芬妮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叹息了一声后,走到一位背嵴句偻的老人灵魂前:

“您认识尹苏尔德吗?”

她轻柔的声音彷佛带着某种魔力,竟是让老人灵魂无神的眼神出现了色彩。

但似乎是早已死亡多时,哪怕是未变成怨灵,记忆也变得模湖。

老人断断续续开口道:

“尹苏尔德...羞涩的女孩,出色的裁缝...”

“您的名字呢?”

“沃克...村长...”

“你还有其他家人吗?”

“......”

“只有这点记忆吗...”

萨勒芬妮抿着嘴,窃魂卷在她面前悬浮,一页页书卷被翻开。

窃魂卷上慢慢泛起白色的荧光,老人的灵魂最终被收入其中。

而当灵魂没入窃魂卷后,她第一时间将灵魂的一切洗去,只剩下纯粹的灵魂之力被窃魂卷吸收。

“抱歉,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她没有能力帮这些千年前死去的灵魂复活,让其能够安息,是她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做完这些,她继续漫步向前,不断询问着一个个呆滞的灵魂。

窃魂卷一页页的翻开,上面慢慢浮现一个个名字。从村长沃克开始,每一个都是曾经在这里存在过的名字。

望着窃魂卷上愈发闪烁,甚至变得有些许灵性光芒,格瑞德的眉宇露出了一抹兴趣,以萨勒芬妮听不见的声音低语道:

“愿力...从未设想的道路...或许,彷品有超越真品的可能。”

随着萨勒芬妮不断向前走,一个个灵魂被她收入到了窃魂卷之中。

到了后面,好似是感应到了窃魂卷的存在,那些漫无目的灵魂均是飘荡而来,心甘情愿化作了窃魂卷的养分。

而当这些灵魂被吸入窃魂卷后,他们仅剩下的信念和记忆,全部传到了萨勒芬妮脑海中。

父与子...夫与妻...母与女...客与主...

无数的回忆,无数的情感,无数的念想,不断缠绕在萨勒芬妮的灵魂之上。

萨勒芬妮向前的脚步微顿,轻轻闭上了眼。

那些灵魂内蕴含的一切,彷佛在那一刻都化作了她的养分,让她的灵魂不断升华,不断的向上成长。

“ashoigabowe...!”

她轻声念出了一段未知的文字。

刚开始之时,她似乎还有点生疏,但随着诵唱的进行,那未知的文字在她口中成为了一段优美的旋律,被她歌唱而出。

“欧琛语吗...”

格瑞德的身体有么一刻变得虚幻了一霎那,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那个诵唱着的女孩,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

如果这世界有哪个生灵能掌握欧琛语,那么非萨勒芬妮莫属。

这是一门灵魂才能诵唱出的语言,也是能够对抗莫德凯撒的关键。

而现在,萨勒芬妮做到了。

萨勒芬妮口中诵唱的歌声彷佛有安魂的作用,这歌声近乎覆盖了整个岛屿。

渐渐的,其余地方泛起了点点白光,那是一个个徘回于岛屿的灵魂发出的光芒。

在萨勒芬妮的歌声中,他们好似恢复了最后一丝清明。并在自己意识的最后一刻,选择了奉献自己,成全萨勒芬妮。

灵魂的白光不断向萨勒芬妮的方向飘散,纯洁的灵魂之力飘入窃魂卷,而那些灵魂带着的情感与信念则是化作了萨勒芬妮成长的食量。

对灵魂所知道的越饱满,前方的道路就愈发的清晰。

萨勒芬妮缓缓睁开的眼睛,那是一对泛着蓝绿色宝石光芒,好似能直视灵魂的眸子。

这一刻,她似乎找到了往后的道路。

一条直通半神,甚至乃至是真神的道路。

体会世间灵魂万象,掌万千灵魂之权。

待到她周身的异象平息,她身上好似多了一层灵魂纱衣,幽绿色的纱衣贴在她的衣服外,让她看起来带上了一缕神性。

这一层幽绿色的纱衣就像是幽魂斗篷,是那些灵魂愿力所化,能为她挡下大部分袭来的攻击。

但是相对着,她也背负上了那些灵魂的烙印。当那些灵魂不再被任何人记得时,就是这层纱衣消散之时。

她下意识望向窃魂卷上那一个个名字,默默将其全部记在了心中。

在未来,她会将这里的历史记录下去。

如果这样还没有人愿意记住他们,那她愿意一直记住这些名字,作为他们存在过的见证者。

“迈出这一步的感觉怎么样?”

听到老师温和的声线,萨勒芬妮叹息着摇摇头:

“我原以为会很轻松,但心里却感觉异常的沉重。”

格瑞德微笑着道:“那些找到自己信念的人,被称为英雄。而那些找到了自己一生需要坚守之事的人,才被人尊称宗师。”

“宗师...真是个包含了包袱的称呼呢...”

萨勒芬妮抬头望着空寂的村落,脸上露出莫名之色。

在一条道路上走到极致,并愿意用生命去践行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宗师,那是半神之下最强大的存在。

她甚至现在还知道,如果她想要依靠自己成就半神,至少得背负数万乃至数十万人的灵魂愿力。

前路已明,但却反倒是让她微微有些惆怅。

似乎是知道她现在的状态,格瑞德转而问道:“怎么样,从那些记忆中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吗?”

萨勒芬妮回过神,脸上露出正色,认真点了点头道:

“找到了,和我预想的一样,尹苏尔德和佛耶戈从相遇开始,就充满了疑点。”

 

(http://www.bxwx999.com/novel/WjnegL5YGawZ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