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伦惨剧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人伦惨剧



  “什么?有人看到了?那太好了!3号楼?那我熟啊!



  我就住3号楼!



  我跟你们一起去,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在害我们,我非让他坐牢不可!



  不仅要让他坐牢,我还要让他赔的倾家荡产!”



  张主任放着狠话,跟着汪兆平和秦晓茹进了电梯。



  然而,当他们来到18楼之后,张主任就懵了。



  “张先生,怎么不走啊?”秦晓茹走出电梯,发现后面没动静,不由疑惑道。



  汪兆平也发现,刚刚还一直巴拉巴拉喋喋不休的这位张主任,似乎从进电梯开始就突然就哑巴了一样一句话不吭了。



  “张先生,你怎么啦?”



  察觉到对方神色有些异样,汪兆平问道。



  “那个……我也住这一层。”张主任脸色古怪。



  “啊?”x2



  两人对视一眼。



  汪兆平看了看四周的户型。



  这一个电梯只有2户人家,分别是1801、1802。



  “那个……张先生,你们家邻里关系怎么样?”汪兆平问道。



  该不会是真被这家伙说中了,这是故意伤人吧?



  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老婆和对面那户人家,平时有点小摩擦,不过也就是邻居之间的小矛盾而已。”



  张主任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咄咄逼人的嚣张气焰,说话反而有些没底气的样子。



  从秦晓茹按下18楼的电梯,他心里就已经开始隐隐的有些不安了。



  特别是知道自家情况的时候……



  “那你们对面住的什么人?”汪兆平问道。



  “是一对老人。”



  “老人?”两人又对视一眼,眼神突然变得古怪起来。



  一般来说,这种高空抛物案,年纪越大越不可能作案。



  毕竟人生经验摆在那里,知道这种事不能开玩笑。



  反而是一些年纪较小,蔑视社会秩序,或者根本不知道严重危害的小年轻,才会做出这种无法无天,极其危险的举动。



  如果不是这邻居的话……



  因崔斯汀。



  看这位张主任古怪的神色,显然也是有些心虚的。



  汪兆平问道。“请问张先生住哪间?”



  “1801。”



  “那案发时家里还有什么人?”



  “还有……还有我儿子,不过肯定不是他!他……他今天感冒请了病假,我出门前一直在房间里休息呢,我儿子很乖的!



  对了!说不定就是对面那个老太太,上次我儿子开音乐声音稍微大了点,她还跟我老婆吵了一架,有可能就是她怀恨在心!”



  张主任极力的想要否认某种很可怕的猜测。



  想了想,汪兆平还是先来到1802,按响了门铃。



  “叮咚!”



  没一会儿,门被打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子走了出来。



  看了看一身警服的汪兆平两人,又看了看他们身边的张主任,疑惑道。



  “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老大爷,没事,您别怕,就是楼下刚刚有人被砸伤了,这事儿您知道吧?”



  “哦!知道呀,又是警车,又是救护车的,张家媳妇都嚎成那样了,老头子我耳朵还没聋呢。”老爷子道。



  “呃……是这样的老大爷,我们有目击者说,那东西就是从你们18楼丢下去的,所以我们想来了解一下情况。”



  “啊?”老爷子被吓了一跳。



  “警察同志,这楼层这么高,砸下去个鸡蛋说不定都能砸死人,这种事儿我们可不敢干呐。”老爷子连连摆手。



  “您别急,没说是您干的,我们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在哪儿?有没有听见或者看见什么?”



  “我和老伴儿当时在看电视,听到楼下有人突然惨叫了一声,本来还没怎么在意,后来下面闹的动静越来越大,我们才去了阳台往下看了看。



  一看好多人围在哪儿,张家媳妇儿躺地上大声叫唤,我们才知道出事儿了。”



  “你胡说!肯定是那老太婆丢的!要不然她怎么这么久了都不敢出来?是不是做贼心虚啊!



  你们没丢东西,那就叫她出来,我们当面对质!”



  张主任一听老爷子否认,立刻有些急了,像是抓住最后的稻草一般,把怀疑对象放在了对方老伴儿上。



  “哼!”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我家老婆子下去买东西了。”



  “都快晚饭的点了,她买什么东西!”



  老爷子斜睨了他一眼,“买鞭炮!”



  “呃……”



  汪兆平两人强忍住笑,看来这邻里矛盾小不了……



  张主任脸都气绿了,他还想说些什么,却听老爷子又道。



  “警察同志,东西肯定不是我们丢的。



  正巧,我孩子担心安全问题,就在家里安了监控。



  你们要是不信,我调监控给你们看。”



  汪兆平一听人家老爷子连监控都有,而且坦坦荡荡的直接让看监控,顿时就知道人家说的多半是真的。



  不过那张主任的脸色,那可就已经由绿转黑了。



  没等汪兆平两人开口,他就已经铁青着脸,直接快步走到1801打开了自家的房门。



  汪兆平和秦晓茹对视一眼跟了过去,那老大爷显然也是个爱看热闹的,居然也不客气的跟了上来。



  “咔嚓!”



  “上路上路……对方野去抓上路了!哎呀!行不行啊?不行别这么送人头好不好!”



  “快快快!快来团,速度啊家人们!”



  “那达摩,你还真信佛啊,能不能杀个人了?”



  一进门,所有人就听到里面房间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敲击键盘的声音,还有激情四射的现场喊麦。



  张主任脸色顿时更黑了。



  走过客厅进了卧室,就看到戴着一副耳机正在电脑前挥洒青春的儿子,屏幕上各种技能眼花缭乱。



  而在电脑桌上,瓜子壳儿,香蕉皮,果核乱七八糟地丢了一桌子。



  这也叫感冒生病?



  怕不是装病在家玩游戏吧?



  “张天俊!”



  “别去中路,下路下路,塔都快被推了,意识,意识跟上啊!我一挑二,残血了都……”



  张主任吼了儿子一嗓子,没成想全覆式耳机隔音效果太好,这熊孩子居然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



  “啪!”张主任怒不可遏地一把拍掉自家儿子的耳机。“张天俊!”



  “谁啊!”



  男孩儿蓦然遭袭,有些恼怒地转头,这才发现屋子里居然多了好几个人。



  “呃……爸。”



  男孩看到身后双眼冒火的张主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抓包了,顿时讪讪地放下鼠标。



  只不过眼睛还是忍不住往电脑屏幕上又瞟了一眼……



  嗯!吕布不出意外地阵亡了……



  “卧槽有没有搞错!关键时刻你给我掉线?孩子,答应爸爸,打完这把游戏再去写作业好吗!



  你这个坑货啊!”



  耳机里传来队友的咒骂,不过熊孩子已经没时间去关心这个了。



  因为自家老子的眼神像是要杀人……



  “爸,我错了,我这就回床上躺着好好休息,咳咳!”



  熊孩子乖乖低头认错,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你还有心情在这玩游戏,你妈都让人砸了知不知道?”张主任全程黑着脸。



  “啊?”熊孩子一脸吃惊,然后便是一副怒火冲天的模样。



  “谁那么大胆子敢砸我妈?爸你带我去,我取他首级!”



  张主任:“……”



  汪兆平:“……”



  秦晓茹:“……”



  张主任只恨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丢人现眼啊!



  汪兆平看了看房间内。



  电脑桌上摆着果盘,里面还有几个苹果桃子之类的水果。



  而就在电脑桌不远处,还有一个被打开的窗户……



  汪兆平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真就是这个熊孩子干的。



  他很想笑,不过还是用专业训练过的职业素养一脸温和地看向熊孩子。



  “小朋友,我问一下,你刚刚有没有往窗户外面扔什么东西啊?”



  “啊?”熊孩子愣了一下。



  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玩游戏被队友坑了一把,似乎是气得把一个咬了一口的苹果气丢了出去……



  不过面前自家老豆这气势汹汹的架势,加上警察都来问话了,熊孩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清楚这事儿认下了估计有麻烦。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我刚刚一直在玩游戏来着。”熊孩子目光有些闪躲,忍不住往桌上的果盘瞟了一眼。



  呃,这撒谎的水平……



  汪兆平嘴角抽了一下,“小朋友,楼底下有监控,已经看到扔东西的人了,如果撒谎,罪加一等,可能要坐牢的唷。”



  “啊?坐牢?”



  熊孩子哪儿见过这阵仗,一听直接吓坏了。



  “我……我就随手扔了个苹果,怎么就要坐牢了?我不是故意的呀!呜呜呜~爸,你可不能让我坐牢啊!呜呜呜~”



  所有人:“……”



  得,真相大白了!



  汪兆平也想不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展开。



  一想到那砸中女人的“凶器”苹果,很可能是女人自己亲手洗好了放在“凶手”身边的,汪兆平就忍不住想笑。



  办案这么多年,这么离奇的案子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噗!”一旁的秦晓茹还是忍不住笑喷了。



  他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办案过程一般不会笑,除非忍不住……



  汪兆平努力做着表情管理,一脸为难地看向张主任。



  “这个……张先生,你看这,还需要起诉肇事者意图谋杀吗?”



  已经处在爆发边缘,浑身都有些颤抖的张主任,被这句话彻底点燃。



  “你……你这个坑爹玩意儿!我……我让你扔!”



  说着,抄起旁边的一根甘蔗对着熊孩子的屁股就是狠狠地一棍!



  “啊!不要啊爸!哎哟!妈呀,救命啊……”



  熊孩子一边承受着狂风骤雨一般的孝子棍法,一边哭爹喊娘。



  只不过他不知道,他唯一的救兵已经被他亲手送进了医院……



  后面的老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熟练地拿出手机对着现场开始录小视频了。



  嘴里还摇头感叹了一句。



  “啧啧!大义灭亲,人伦惨剧啊……”



  ……



  一场高空坠物案,闹剧收场。



  直到走进电梯,秦晓茹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还真让那家伙说中了,可谁大白天仰望星空啊?这也太不靠谱了吧!”



  “嗯……我也觉得不靠谱。”汪兆平托着下巴,一脸的沉思。



  “那你还信他?”



  “我是说,这理由不靠谱,跟我信不信的没关系。



  诶!你说有没有一种人,他看一眼,就知道那苹果落下的速度,然后再根据风速啊空气阻力啊重力加速度什么的计算出坠落的楼层高度?”



  “呃……”秦晓茹无语。



  电影看多了吧?



  不过看汪兆平一脸认真分析的模样,想了想还是说道。



  “现实里或许有这种人吧,比如有些自闭症或者先天缺陷的人,他们往往在某一方面拥有异于常人的才能。



  我记得《最强大脑》里就有这样一个少年,被诊断为‘中度脑残’,连正常交流都很困难,但他却拥有超凡的心算能力。



  对了!还有超忆症,一种得了就能成为天才的病!



  据说不管多么复杂的环境,他们都能将看到的东西像是静止的模型一样,从脑海的记忆中调取出来,将当时的所有细节一丝不差的还原。



  不过这种群体或多或少都会表现的异于常人,可我怎么看孟先生都很正常啊?”



  “嗯……”汪兆平摸了摸下巴,旋即摇摇头。“不!你忘了,他也不正常!”



  “啊?怎么不正常?”



  “他被害妄想症啊!”



  秦晓茹:“……”



  人家是生理疾病,他这是心理疾病,能一样吗?



  没去理秦晓茹的吐槽,汪兆平却是陷入深思。



  袁厉怎么翻船的?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孟浪几眼,立刻就被发现,这反侦察意识就很离谱!



  没有超群的洞察力能办到?



  林威是怎么被发现的?



  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就能判断这小子想对自己使坏?于是提前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



  不懂“微表情”、“心理学”能做到?



  蛇首又是怎么被发现的?



  院子里那么多的石像,狮子你不找,飞禽鸟兽你不找,一眼就找到了大象!



  就算真是风水学,可风水学那是一般年轻人能学的会的?



  别的不说,易经、五行、八卦、夜观天象,哪一个是普通人的脑子能搞明白的?



  投资有道?那根本就是人家精于计算!



  加上这回,只是一个苹果在眼前坠落,二话不说告诉你楼层……



  “超强记忆”、“心理学鬼才”、“心算大师”……



  一连串的超级天才技能在汪兆平的脑补下,一股脑的就砸向了毫不知情的孟浪。



  虽说这种天才几个亿人里面也不见得有一个,可谁说自己就碰不到呢?



  至于被害妄想症,哪个天才还没有点特殊癖好?



  柯南他还爱好给大叔打针呢!



  除了“天才”这个解释,汪兆平完全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的“多才多艺”。



  这年头没点才能,敢说自己是侦探?



  没点本事,怎么敢搞情报?



  所以不是他“死神体质”,而是人家“细节帝”,善于发现平凡日常中隐藏的“案件”而已啊!



  想通了一切,汪兆平释然了。



  不是自己运气太好,而是对方属性太强啊!



  “叮!”电梯门缓缓开启。



  汪兆平一脸顿悟,仿佛已经看穿了真相……

 

(http://www.bxwx999.com/novel/wMvbmQwwrbY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