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诸天之从唐探二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还没写完早上刷新再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还没写完早上刷新再看



  “昨晚8时,观塘分区再次发生一起高空投掷腐蚀性液体案件,该案共造成24人受伤,包括一名4岁幼童。”何为谦敲击着桌面道:“这已经是观塘分区半年来第三次发生同类案件了。



  所以该案目前已经正式从观塘分区警署移交至总区重案组,而姚sir专门将该案留给了我们三队,由许sir牵头负责。



  伙计们,休假虽然是泡汤了,
 但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起案件已经得到了警务处处长万继先先生的重点关注,所以大家表现和立功的机会来了,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有!”



  “很好!”何为谦满意地点点头道:“此次行动,我们三队将全员出动,反黑组和机动部队也会配合我们行动,以事发地观塘市中心为起点,
 展开地毯式搜查,
 大家还有没有疑问?”



  “帮办(督察),
 情报组那边怎么说?”一名沙展(警长)问道。



  “这种案件就不要指望情报组了。”何为谦道:“如果不是影响太大,性质又极其恶劣,也轮不到咱们重案组亲自出马,不过情报组真要收到了相关线报,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的,其他人怎么说?”



  余者均是摇头。



  “那好,这次工作量非常大,还是老规矩,咱们小队依旧分成三个小组各自行动,阿浩还是跟我一组,其他人自行搭配,听到了没有?”



  “明白!”



  何为谦看了眼手表:“好了,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一会,一会许sir命令下来咱们就要出发了,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yesir!”



  虽然来了新案件,但大家精神头却是十足,
 相比休假,显然升职的诱惑力更大一些。



  要知道,
 总区重案组可是有着三支刑警队伍,可是作为重案组的一把手、署理刑事警司姚若成,却直接将它交给了三队独立牵头负责,这偏心可谓已经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可这也无怪,谁让姚警司自己就是三队出身,这三队之中不是他的心腹就是他的老部下呢?



  可面对风头正劲的姚警司,其他两队虽然心有怨言但也敢怒不敢言。



  所以他将前任安排到三队也真可谓是用心良苦,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虽不至弄得整个重案组人尽皆知,但恐怕也挡不住一些流言与猜测。



  或许也只有在作为姚警司嫡系的三队,前任才更方便被照顾,不至于被人排挤了吧?甚至因为姚sir的关系,大家对他还要表现的格外亲近。



  不过姚sir也确实护犊子,一旦高空投掷案告破,作为案件主办人的三队,虽不至于说人人立刻受获提拔,但绝对会在工作档案中记录下异常光彩的一笔,对于日后升职加薪起到莫大的加成作用。



  这并不是夸大之词。



  香江警察晋级制度的苛刻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一个小小的个人记录看似不起眼,但在香江警察的晋级体系中,
 个人记录的意义可谓是举足轻重。



  作为一支拥有着32988名纪律人员及4720名文职人员的队伍,香江警队的警民比例及编制堪称世界上最高及最庞大之一。



  在这样的一个体制内,想受到提拔,难度可想而知,拥有良好的个人记录,是每一个对前途拥有美好向往的香江警察的必修课,因为哪怕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有可能直接影响升职。



  因此,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张崇邦干了4年高级督察依旧原地踏步了,甚至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对于“一个机会”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执著了。



  对于绝大多数警察而言,想要升职除了熬资历并申请内部考核外,那唯一的途径也就是参与重案要案,跟着团队捞一笔政绩了。



  这也意味着站对队伍非常重要,以三队为例,这次的案件一旦真的破了,就算捞不到头功,但只要以主办人的身份参与了,那也是功劳一件,足以获得嘉奖并被记录个人档案,没准下一轮的晋升名单中就有自己的大名。



  什么叫躺赢?这就叫躺赢了。



  而且一旦真的升职了,那也是真香,在香江警队,升职加薪可不是说说而已。



  以前任为例,在他初为体制警还只是一名普通警员的时候,每个月的薪水,就已经高达26190港元,如今身为高级警员,薪水已经涨到了32018港元/月,而作为一名沙展(警长)的薛佳晴,薪水更是达到了38365港元/月,涨幅可谓相当可观。



  如果最后两人都如愿以偿成为一名督察,即便只是见习的,那每个月的薪酬也将高达62340港元。



  所以在分属29个职系和超过100个职级的香江纪律部队职系架构中,职级与职级间的待遇差距非常明显,也难怪一个个的对于升职都抱着极大的热情了。



  众人在约莫休息了半个小时后,上面命令下来了,于是在小队指挥官的带领下纷纷前往枪库领取武器装备。



  这次行动的阵仗很大,虽说以重案组为首,但整个三队加上总督察许世维也不过就13个人,反黑组人数也不多,主力还是机动部队和辅警队伍,最后组成了一支人数高达百人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往了观塘分区。



  到达观塘分区以后,重案组三队又另外分成七个小组,许总督察自成一组,坐镇观塘分区警署全面指挥。



  其余六组,每个小组各领一二十人,在观塘分区警署的配合下,分片区对观塘分区,包括观塘市中心但不限于牛头角、九龙湾、秀茂坪、蓝田、茶果岭、油塘、顺利邨和佐敦谷等地进行立体式、全覆盖的搜查,也就是说,实际搜查面积覆盖了整个观塘分区。



  也难怪这件案子最终被移交给了重案组,光凭一个分区的警力,想对拥有着近百万人口、香江最大行政区之一的观塘区进行地毯式搜查,那还真是力有不逮。



  江浩然和何为谦的片区被分在观塘市中心,也是高空投掷案的案发之地,接下来,他和何sir需要带着人手重新勘察现场,调查并搜集线索,查找犯罪嫌疑人可能遗留的蛛丝马迹,尽可能地缩小目标范围。



  可惜的是一直忙碌到中午,也未能收获多少成效。



  “阿谦,这么找下去,这起案件恐怕要成为一桩悬案啊。”



  江浩然对何为谦的态度很随意,对方虽然是他的上级,但两人除了同事关系外,还另有一层同窗身份,他们均来自香江中文大学。



  不仅如此,两人不但同校,还同班同寝,关系可谓亲密无间,情同手足。



  话说回来,江浩然的前任之所以投身警队,也是受到了他的这位密友的启发,后来与阿晴一合计,这才有了后面报考香江辅助警察队的事情。



  不过何为谦是香江本地人,不但可以直接报考正式警员,其名牌大学的学历更是让他可以直接报考督察级警察,只要成功,那就是一步登天,比起前任和阿晴要从辅警起步那真是不知要强上多少。



  而阿谦的运气也真是不错,即便是比警员遴选程序更加严格的督察遴选,他也能过关斩将,最终成功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了一名见习督察。



  如今更是已经拿掉了见习二字,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督察。



  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再加上姚sir的面子,何为谦才时时刻刻把江浩然带在身边,希望能多为他创造一些机会,尽早地迈入督察的行列。



  “可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只能不断加大警力加强搜查力度了,希望能有所收获吧。”何为谦有些无奈道。



  能不无奈吗?别人那是没有机会,可他们如果有了机会却无法破案,那无疑将沦为整个警队的笑柄,不但案件最终要转手他人,功劳也相当于拱手相让。



  “阿谦,这件案子恐怕是个烫手山芋啊。”江浩然的态度并不乐观,只有真正参与调查了,才会发现这起案件恐怕并不是什么唾手可得的功劳,而是一个能毁人一世英名的大坑。



  根据现场调查,以及观塘分区警署提供的、包括前两起类似案件的调查报告,江浩然赫然发现,犯罪嫌疑人高空抛物的,是一种被称之为镪水的腐蚀性液体。



  这是一种混合了硝镪水(硝酸)、硫镪水(硫酸)、盐镪水(盐酸)以及强酸的强酸性质的液体。



  这种镪水,一旦沾染到人体,可致使人体灼伤,对皮肤造成腐蚀,尤其它还混合了多种强酸,其危害更为严重,难怪不过3起案件,最后竟造成了100多人受伤,也不怪这起案件会转到了重案组手里了。



  值得一提的是,据江浩然分析,这三起案件大概率都是同一人所为,如果不尽快抓到凶手,凶手极有可能还会继续作案,这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将因此受害!



  “是的,如果我们没有赶在凶手再一次动手之前将其抓捕归案,一旦再让他得手,造成更多的市民受到伤害,我们三队恐怕难辞其咎啊。”



  何为谦忧心忡忡地道:“可是你也看到了,案发现场的多幢大厦,都是一些旧楼和老楼,它们没有物业,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就是有些楼安有铁闸,也没有上锁,这更方便了犯罪嫌疑人的行动。”



  顿了顿,何为谦又道:“最重要的是,这些地带也没有安装“天眼”,光靠我们人力搜寻,无异于大海捞针,就算真的排查到了凶手,也没有直接证据可以锁死他的罪行。”



  “看来还是要从长计议啊。”江浩然若有所思道。



  “就怕犯罪嫌疑人他不给我们破案时间啊。”何为谦叹息道:“依我看,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又有新闻爆出,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



  “也不一定,先看看其他组有没有什么收获吧。”江浩然宽慰他道。



  不过遗憾的是,一百多号人从上午忙到了晚上,可是到最终汇总时,却得不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看得出来,嫌疑人反侦察意识非常之强,别说现场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就是翻遍了天眼的监控录像,也没有发现一点异常和可疑人物。



  这他妈就尴尬了。



  如此大概过了有一个星期,这段时间内,警方持续不断地投了大量人力物力,整个重案组更是几乎不眠不休,大家都清楚,如果嫌疑人再来一趟高空抛物,他们整个三队都会陷入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sir也给大家带来了一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周内,姚长官为我们承受了来自上面的巨大压力,三天!最多再有三天时间,他给我们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三天后我们依旧一无所获,那么总区重案组将全员出动,集全组之力,侦破此案!”



  众人不禁默然,如果重案组三队齐出,那最后就算是案子破了,他们第三分队恐怕也分润不到多少功劳,这点功劳再平摊到各人头上,那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众人铆足了力量,一方面派人在行人专区开放的时段内,在高处视察专区的情况,另一方面,更把三宗案件的悬红提升至90万港币,希望能从市民中征集到有用的线索。



  不过还未到三天时间,姚警司就着急着把人全部召集归队,因为姚sir收到了来自总区情报科的线报——王焜,这条总区重案组放了几年长线的大鱼,今晚终于咬钩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有些急促的“滴滴滴”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系统终于舍得向他发布任务了。



  听着来到本世界后,似乎就变得有些久违了的声音,江浩然竟然莫名还有些激动,不过相比激动,他更感兴趣的是本世界的首个任务究竟是什么内容。



  选择光屏倒映于视网膜上,江浩然点开了任务。



  具体内容如下:



  【主线任务】:登顶香江之巅



  【任务世界】:怒火重案



  【任务时间】:不限



  【任务要求】:无



  【任务奖励】:200点审判值



  【失败惩罚】:无

 

(http://www.bxwx999.com/novel/x5O2mzGxBEzmo.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